信访局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调研实践 > 信访广角
从信访视角析殷商之亡因
发布时间:09-09-14

毛泽东评价纣王是:“其实纣王是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
●历史考古学家郭沫若高度地评价纣王:“百克东夷身自殒,千秋公案与谁论?


    据史载:武王 [1]入殷[2],闻殷有长者。武王往见之,而问殷之所以亡。殷长者对曰:“王欲知之,则请以日中为期。”及期弗至,武王怪之。周公[3]曰:“吾已知之矣。此君子也,义不非其主。若夫期而不当,言而不信,此殷之所以亡也。已以此告王矣。”
    商当初,周[4]武王灭殷商之后,十分善待殷商之有名望之人。他听说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在朝野中很有影响力,想亲自拜见,问他殷商灭亡的原因。那位殷商长者回话说:“请约定中午见面。”武王很高兴便更新衣、设美宴,翘首以待。可那位长者却未如期而至。武王纳闷,作为这样一个贤士长者,为何不讲究信誉呢?身旁的周公说:“我已知原因了。此人是个君子,不肯批评自己君王的过失。像他这样约定而不到,说话不讲诚信,就是殷商灭亡的原因。你见他要谈的殷商为何灭亡之事,他已用这种方式告诉大王了。”这个故事告诉人们一个基本道理:一个国家之所以会灭亡,是因为失信于民。对于殷周之亡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尽管史学家对这种更迭的性质有不同看法,从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进行分析。为了突出史鉴的效果,笔者选取了社会信访的角度来分析“大邑商[5]”为什么会衰亡,乃至最后为弱小的周所取代。借鉴这一历史经验与教训,对于我们践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和在新的历史背下做好人民信访工作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殷商之亡在于君王与朝政不纳群言,言路堵塞。比干剖心,微子出走,箕子佯狂被囚,商容受黜,妲己助纣为虐,这都加速了殷商之亡。历史告诫我们:对国家和百姓负责的执政者,不但要明白政治清明、谏言之利,且要设立机构、采取措施,鼓励百姓言之心声、畅所欲言。正像善于治水的“决之使导”,执政者使老百姓也要“宣之使言”,畅通民声渠道
    殷鉴不远,在夏[6]后之世。从历史鉴戒的角度来说,它也不失为一条原则,这是几千年来中国政治文化的一个好传统。殷商是因为以夏朝的灭亡为鉴戒,才得以灭夏立商的。及至后世,凡是能以前朝灭亡为鉴,力除前朝之弊的统治者,才有资格王天下,建立新的王朝。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老百姓敢于对国家大事发表己见,这是国家政治生活是否正常、社会是否健康的重要标志。
    一是自聪拒谏。商朝最后的纣王[7],是一个天资聪慧、能言善辩,身手灵敏,还能与猛兽“单挑”取胜的大力士,且其人“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正如毛泽东评价纣王是:“其实纣王是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商纣固然有一定的资本,可他不能全面地认清自己,常常向大臣夸耀自己多么能干,孤芳自赏地认为天下人都不如他。这一切都是他自认为系命于天。“我生不有命在天乎!”浓重的君权神授思想让他听不进忠良苦口的劝谏。
    《史记》载有“纣始为象著[8]而箕子[9]泣”故事,说商纣开始使用象牙雕刻的筷子,大臣箕子为此忧心忡忡,怅然泣下。箕子在细微之处见端倪,看到一个叱咤风云的君王开始注重生活细节,足以说明纣王的进取心开始减退。天下危机四伏,天子却沉溺于生活享乐,箕子为商朝的前途而担忧。于是向纣王谏言,纣王不但拒纳谏言,且压制群言。
    史称周厉王[10] “荒沉于酒,淫于妇人”,是一个典型的昏君,不念及周朝安危,打压民众言论,凡听到有对周王不满的言论,他就将这些人立即捉拿并处死。在这样残酷压制下过了三年,国人都不敢随便议论时事政见,即便在路上相遇都匆匆而过,“道路以目[11]”,不敢多说一句话,怕因此惹上杀身之祸。在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生活中,这种情况是极为不正常的,周厉王却自以为弭谤[12]成功,天下太平。他得意地对召公[13]说:“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其昏庸与无知,使日夜为周朝安危而担心的召公十分忧心,他再次苦口婆心地劝谏厉王说:
    “是鄣[14]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水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15]至于列士[16]献诗,瞽献[17]曲,史献书[18],师箴[19],瞍赋[20],朦诵[21],百工[22]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23],亲戚补察[24],瞽史教诲,耆艾修之[25],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26]。民之有口, 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其原有隰衍[27]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产财用衣食者也。而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 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
    召公这番流传千古的名言,说出了一个既浅显又深奥的道理。 他认为:百姓作为国家的一分子,必然要对国家大事发表意见,只有这样,才能“出财用”,“生衣食”, 将国家治理好,所谓“善败于是乎兴”。以能“弭谤”自得的周厉王,终得自取灭亡的可耻下场,就是后人的一个深刻的历史教训。
    二是残杀忠臣。当初,纣王身边也不乏有忠贞不贰、刚毅不屈之臣,他们极言直谏,但都遭到迫害。商容[28]是个贤者,深受百姓们的爱戴,纣王对他却废之不用;旧臣祖伊[29]去鹿台[30]劝谏,他对纣王说“天既讫我殷命,假人[31]元龟[32],无敢知吉,非先王环相我后人,维王淫虐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安食,不虞知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不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胡不至?’今王其奈何?”祖伊希望纣王畏天命,不要以淫虐自绝,为天所弃,纣王不但听不进这种逆耳忠言,反而狂妄地说“我生不有命在天乎?”以天命自恃,继续胡作非为。比干[33]虽为王父兄弟,但也是贤臣忠臣,纣王对他们仍打击不用。一日,比干冒死进谏,纣王拒不接见,比干三日不离王宫。纣王恼羞成怒,竟丧心病狂地说“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诸?”下令杀死比干,剖胸挖心,惨死至极。朝中大臣见纣对自己长辈这样残暴无道,吓得大臣人人自危。有的装病不出,有的虽上朝但不发一言,不少人逃出商都,投奔周。这时,纣已完全成了为百姓痛恨、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
    纣王的异母哥哥微子[34]启劝谏他说:“我们这样拼命地喝酒,不但败坏了先祖留下来的美德,而且使一些不法之臣做出了许多苟且之事。如果再不悬崖勒马,我们商朝可能就要灭亡了。”纣王对微子启的劝告充耳不闻,微子为了避祸,便逃到民间躲了起来。纣的另一个叔父箕子装疯混在奴隶中间,纣即派武士将其抓回囚禁起来。
    三是信任佞人。英明的君主亲近贤臣,远离谀臣;昏庸的君主亲近谀臣,远离贤臣。纣王身边有许多助纣为虐的谀臣,如费仲[35]、恶来[36]和崇候虎[37]等。“费仲善谀好利”,费仲善于阿谀逢迎,为人贪图财利,殷人厌恶他。“恶来善谀谗”,恶来善于毁谤,喜进谗言,迎合纣王和妲己,深得信任,成为朝中重臣,这帮小人就仗势欺诈百姓从中渔利,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诸侯们因此更加疏远纣王。对纣的荒淫无度,百姓们非常怨恨,有的诸侯背叛了他。商朝廷中的诸多谏臣、贤臣都被纣王及谀臣们排挤和打击,没有了“逆耳”的忠言,纣王更加淫乱不止。相比之下,纣王的政治敌对势力周文王[38]、武王,却礼贤下士、广征博纳,政治清明,于是诸侯拥戴、贤者投奔、民心归顺,周人的力量一天天壮大,最终使得商王朝灭亡了。
    二、殷商之亡在于君王与朝政严刑峻法、暴政于民。商纣加重刑法、施行炮烙酷刑,目的是为了震慑百姓于诸侯,想让百姓不敢怨声载道、诸侯不敢背叛于他,可效果却恰恰相反,使其丧尽民心,整个社会“如蜩如螗,如沸如羹[39]”,最终使殷商只能走向灭亡。历史告诫我们:任何一个统治集团和执政者必须真切地认识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官民、政民关系的道理。立法行法、依法行政,防止激化阶级矛盾和扩大人民内部矛盾,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阶层和人士,以人为本、重民安民、敬民富民为上,这是中华民族乃至当今和谐社会的必重必成之题
    商朝之所以亡在纣的手里,根本原因是商后期的社会矛盾已发展到空前尖锐的程度,群众的积怨和怒火难以控制,商纣则恰恰成为了那个推波助澜、火上浇油的人,更加剧了种种社会矛盾。
    一是严刑峻法。殷商曾是中国历史上极为强盛的时期,其疆域广袤,经济发达,国力强大,但到了纣王时期,却被周所灭。溯其原由,部分史学家和文学家认为:纣王与妲己[40]的情感故事成了殷商巨厦坍塌的根源之一。妲己是有苏氏[41]的女儿、殷纣王的妃子,嬖幸于纣王。她墨云秀发,杏脸桃腮,眉如春山浅黛,眼若秋波宛转,胜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相传妲己不仅荒淫狐媚,而且性情残忍,怂恿纣王设计出种种令人触目惊心的残忍酷刑,以欣赏别人被凌迟折磨至死的情景来刺激自己的欲望。纣王自妲己进宫之后,朝朝宴乐,夜夜欢娱,迷于妲己的美色,对她言听计从,荒理朝政。
    一日,纣王与妲己鹿台欢宴,3000六宫妃嫔聚集在鹿台下,纣王命她们脱去裙衫,赤身裸体地歌舞,恣意欢谑。纣王与妲己在台上纵酒大笑。只有已故姜后宫中的嫔御[42]72人,掩面流泪,坚决不肯裸体歌舞。 妲己说:“这是姜后以前身边的官女,怨恨大王杀了姜后,听说私下想作乱,以谋杀大王!妾不相信,现在看她们竟敢违抗大王的命令,看来谋反传闻不假!应当对她们施以严刑,好使其他人不敢起谋逆的心!”纣王说:“什么才称得上严刑?” 妲己说:“依小妾之见,可在摘星楼前,在地上挖一个方圆数百步、深高五丈的大坑,将蛇蝎蜂虿之类丢进穴中,再将这些宫女投入坑穴,与百虫嘬咬,这叫作虿盆[43]之刑。”纣王大悦,立即照妲己的话做了一个虿盆,将这72名宫女,一齐投入坑中,一时间坑下传出揪心的悲哀号哭。纣王大笑:“要不是皇后的妙计,不能灭此叛妾!”
    商纣还发明了著名的“炮烙”酷刑。炮烙,一说是把铜柱横架起来,上面抹油,下面架火烧,然后让犯人光着脚在发烫的铜柱上行走。炙热的铜柱光滑油腻,犯人走不了几步就掉了下去,下面是火,掉下去的人就惨叫,最后活活烧死;另一说是将人绑在铜柱上活活烙死。商纣和妲己一起却像看娱乐节目般的观看炮烙,看到人在火中吱哇乱叫、手舞足蹈,还戏称是“北里之舞” [44]。施行严刑峻法,是为了震慑百姓于诸侯,想让百姓不敢怨声载道、诸侯不敢背叛于他,可效果却恰恰相反。他的残暴,使其丧尽民心;他的酷刑,惨无人道,贻尽天良,连掌管文献典籍和乐器的大师、少师都逃跑了。整个社会“如蜩如螗,如沸如羹”,最终只能走向灭亡。
    二是肆杀重臣。商朝九侯[45](又称鬼侯)有个貌美若仙的女儿,九侯将女儿献给了纣王。九侯的女儿不喜淫乱,纣便发怒杀了她,同时把九侯也施以醢刑[46],剁成肉酱。鄂侯极力强谏,结果鄂侯遭到脯刑[47]而成肉干。西伯侯姬昌见状,不禁窃叹[48]了一声。商纣命人把西伯囚禁在?h里[49],西伯侯这一声叹息竟换来七年的牢狱之灾!后西伯的僚臣闳夭[50]等人,搜寻美女奇物和良马献给纣王,纣王这才释放了西伯。纣愈来愈荒淫无度。贤臣微子多次进谏无望,正如夏太史令终古[51]一样,只得离去。面对如此暴虐,贤臣箕子被迫只得佯狂为奴,纣还是把他囚禁起来。大臣商容则因受百姓欢迎而被废除。鬼侯受“醢”,鄂侯成“脯”,西伯姬昌被“拘”;可见纣之三公重臣个个悲惨。诸侯尚且无法进谏和直抒己见,更无言论的自由和空间,何况一般百姓呢?百姓一来他们辛苦而来的劳动果实会被剥削殆尽,二来统治阶级的法律又只能代表君主的一面,百姓更无任何言论自由。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百姓没有了民权,国家社稷又怎得长远呢?
    三是残杀奴隶。商朝是当时世界上的大国,它拥有众多的奴隶。这些奴隶大多是来自战争的俘虏。以商王为首的奴隶主贵族,通过对奴隶和平民的压榨,极大地增加了他们的财富。在奴隶主的残酷剥削和压迫下,奴隶们过着如牛如马、抑或牛马不如的生活。他们以怠工和逃亡等方式来反抗商朝的残暴统治。为了防止奴隶的怠工和逃亡,商朝的统治者设立了监狱,制定了包括砍头、剖腹、割鼻、活埋、刖足和剁成肉酱等各种酷刑。其中,刖足是商朝最流行的刑罚之一,是用铜锯从脚踝骨处锯断下肢,以示警示和惩罚。
甲骨文中还刻记各种人祭的方式,如“焦妾”,是用熊熊烈火活活烧死女奴以求雨;“沉妾”,是把女奴投于水中以祭神;“伐羌”,是杀死羌奴以祭祖。甲骨文中关于人祭的记载,记有人数的有1992条,共用13050人,没记人数的1445条,估计也有上万。我们足以管窥商朝时期奴隶制度的残暴。商朝政府和官吏杀死大批奴隶用以祭祀,迷信神鬼崇拜祖先,并以杀立威以巩固政权。
     三、殷商之亡在于君王与朝政骄奢淫逸、剥蚀于民。整个统治集团追求奢侈腐化地生活。商纣玩物丧志,荒废朝政;他“以酒为池,悬肉为林”,奢侈生活、醉生梦死却把全部负担加在百姓头上,商纣无疑是给自己的灭亡埋下了伏笔。历史告诫我们:任何一个统治集团和执政者真正的失败和灭亡,都是从堡垒内部的腐败腐朽开始的。剥蚀于民、与民争利,这更是政息人亡的重要根本因素
     作为一个殷商的统治者及统治阶级如此不思进取,不思变革,固步自封,残义损善;作为底层的奴隶阶级,除了镣铐以外,失去了所有的生活和生产资料,甚至生命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剩下的唯一出路就是反抗。这样社会矛盾如此激烈,奴隶反抗方兴未艾,商朝的统治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失民心者最终失天下。
     一是殷商王朝骄奢淫逸、剥蚀于民。纣王继位之初,尚能励精图治,试图重振昔日雄风。他御驾亲征,平定东夷,把中原文化传播到了江淮地区。大批战俘成为商朝的奴隶,也有力地促进了商朝农牧业和手工业的发展。战争的胜利,却冲昏了纣王的头脑,他开始追求荒淫无道、花天酒地的生活,继而整个统治集团追求奢侈腐化地生活。纣王拥有无法节制的最高权力,使他的贪欲无限膨胀,他横征暴敛――“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这激起了广大民众的怨恨。更令人费解的是,周文王是他的劲敌,威胁他的王位,但纣王一看到闳天等人献上的美女珍奇,立刻开心地头脑发胀:“此一物足以释西伯,况其多乎?”不仅释放了文王,还赐给文王弓矢斧钺,赋予文王代王征伐之权利。
     二是商纣王玩物丧志,荒废朝政。妲已是商纣征服某部落的战利品,也是某部落作为贡品送给他的美女。纣王玩物丧志,搜寻大量狗马奇物,“充仞宫室”;他大兴土木,广建园林楼台,“大聚乐戏”于其中;他荒淫无道,因酗酒无度、纵情声乐而颓废不止;因宠幸美女、“唯妲己之言是从”而荒废朝政;他“以酒为池,悬肉为林”,让男女赤身裸体追逐嬉闹其间,通宵达旦地狂欢滥饮。奢侈生活、醉生梦死却把全部负担加在百姓头上,他宠爱妲己,让乐师涓为他制作淫乐,还有鄙俗的北里之舞,成天沉迷其中。更有甚者,他甚至惨无人道地剖开孕妇的肚子,取出未成形的胎儿,嬉戏取乐,真是暴虐、残忍、奢侈、荒淫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商纣的暴行逆施无疑是给商王朝和自己的灭亡埋下了伏笔。
    三是纣王固步自封,残义损善。西周初期的大政治家周公旦[52],目睹了商王朝一步一步走向灭亡的过程。辅佐周王时,他以祖甲[53]以后商朝的历史为借鉴,反复告诫周成王曰:“自时厥后立王,生则逸,生则逸,不知稼穑[54]之艰难,不闻小人之劳,惟耽乐之从。自时厥后,亦罔或克寿。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四三年。”他说:“自祖甲以后,那些继立的殷王生来就安逸享乐,生来就安逸享乐!他们不懂得耕种收获的艰难,不打听普通老百姓的辛劳,只追求纵情享乐。这样的国王,只知道沉溺于享乐之中,怎能有大作为呢?怎能不断送商朝的天下呢?从这以后,那些继立的殷王也没有谁能长寿。他们中有的享有王位才十年,有的七八年,有的五六年,有的仅三四年。”盘庚迁殷,原想纠正贵族的腐化堕落,可是武丁以后,他们腐化更甚,到纣王时达到最高程度。他们一般的生活,是淫乱好色和打猎游玩。他们荒废耕地,让麋鹿禽鸟生长。他们想出各种残酷的刑罚,残杀朝臣和镇压百姓,以维护和巩固奴隶主阶级统治政权。他们日夜酗酒,整个统治阶级都沉溺在酒里。纣王自恃聪明,暴施酷政,残义损善,终无好果。公元前1046年,居于西方的周国已经强大,周武王姬昌在军师太公姜尚[55]、弟弟周公姬旦的辅佐下,以及诸侯的支持下,率领兵车300辆,虎贲(即近卫军武士)3000人,士卒45000人,又联合各小国部队,从孟津出发,向商朝都城进军。周军一路过关斩将,顺利地来到了商都郊外的牧野,讨伐纣王,与纣的军队在牧野交战。这时纣已经失尽人心,军士纷纷倒戈,兵败如山倒。商朝都城朝歌(河南淇县)很快被周军攻克。纣王在鹿台自焚而死,商朝灭亡。
    商朝是中国历史上继夏朝之后的第二个王朝,自成汤[56]建国,至商纣灭亡,共经历了17代31王,前后约600年。商朝的祖先成汤灭夏时,夏朝的末代君主桀暴虐无道、残害人民,侵夺诸侯,以至天怒人怨,成汤抓住了这一有利时机,领导各路诸侯打败了夏桀,灭掉夏朝,建立了商朝。史籍称“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认为夏亡商兴是上顺天意,下得民心之举。对于商代之亡,有众多的历史因素,商纣王重蹈了六百多年前夏桀[57]的覆辙。历史又一次上演人不治天治,上演了“河竭而商亡[58]”的一幕。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周朝取代殷朝,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重大事件。国家的一切政治制度和政治运作,其根本的目的应在于安民,使人民群众能够安居乐业,这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证。在中国历代王朝存亡相继的历史轮回中,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主人,民心向背成为王朝兴亡更迭的核心作用。我们从历史政治和信访文化的视角分析出这样的公式:
    商纣无道×落后的政治文明建设=社会矛盾的平方=商朝的灭亡
    探研殷商之亡因,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告诫我们要永远牢固树立执政为民的理念,敬民重民,安民富民,坚决维护和实现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以达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之愿景。
    注释:
     [1]武王:西周王朝建立者。姬姓,名发。周文王之子。命吕尚负责军事,命弟周公旦负责政务,继承父志,准备伐商。公元前11世纪中,亲率周军,联合西南各族军队,在牧野(今河南淇县南)打败商军。灭商后建立周朝,并建都于镐(今陕西西安西南)。
     [2]殷:朝代名。其始祖契封于商;汤有天下,遂号为商。后来屡次迁都,到盘庚迁殷地后,改为殷,亦称殷商。《诗•大雅•大明》:“自彼殷商,来嫁於周。” 宋王应麟《诗地理考》:“盘庚复治亳之殷地,汤之故居,故兼称殷商 。”
     [3]周:指周朝代,公元前1046年 ―前256年。周朝享国约800年,为中国历史上最长的朝代,从公元前1046年到公元前256年,共传30代37王。可分为西周和东周两个时期,东周又分为春秋和战国两个时期。西周建都镐京(今陕西西安附近),到公元前771年结束。第二年,周平王迁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阳市),开始了东周的历史。周朝各诸侯国的统治范围包括今黄河、长江流域和东北、华北的大部。周部落到古公??父时迁居于周原(今陕西岐山)。武王灭殷以后,就以“周”为朝代名。周前期建都于镐(今陕西西安西南),后来平王东迁洛邑(今河南洛阳),因在镐的东方,就有“西周”和“东周”的之称。
     [4]周公:1.西周初期政治家。姓姬名旦,也称叔旦。文王子,武王弟,成王叔。辅武王灭商。武王崩,成王幼,周公摄政。东平武庚?p管叔?p蔡叔之叛。继而厘定典章?p制度,复营洛邑为东都,作为统治中原的中心,天下臻于大治。后多作圣贤的典范。2.春秋时天子之宰?p卿士的通称。3.相传他制礼作乐,建立典章制度。其言论见于《尚书》周书诸篇,被尊为儒学奠基人,孔子最崇敬的古代圣人,《论语》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5] 大邑商:邑,古代称侯国为邑。古代诸侯分给大夫的封地:采邑。邑,国也。段玉裁注:“《左传》凡称人曰大国,凡自称曰敞邑。古国邑通称。”朱骏声通训定声:“《书》‘西邑夏’、‘天邑商’、‘大邑周’,皆谓国。”君惠徼福于敝邑之社稷(《左传•僖公四年》)。这里指商是一个大国。
     [6]夏:指夏朝代,约前2070年―约前1600年。夏朝,中国史书记载的第一个世袭王朝。对夏王朝记载比较多的是司马迁的《史记》,据《史记》记载,夏王朝大约从公元前21世纪初到公元前16世纪初,前后大约有500余年,经历了5个世纪,夏自禹至桀,历十四世,有17个帝王先后作为统治者。夏朝都城位于安邑,即现在的山西省运城市夏县。直至夏的最后一个国王桀,他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桀虽然有智有勇,但很残暴凶残,杀人成性,加上酗酒好色,劳民伤财,残害百姓。东边的商部落便趁机骑兵伐桀,灭掉了夏朝。
    [7]纣王:又称帝纣,子姓,帝乙少子。纣才思敏捷,武力超凡。但纣好酒淫乐,信宠妲己,重刑无辜,偏用奸臣,百姓离心。在牧野败于周武王,自焚而亡。殷商亡。
    [8]象著:用象牙做成的筷子。古代的“著”就是筷子。在筷子发明之前,古人是用“匕”吃饭。“匕”形似勺,但是带尖带刃,能插、切、舀,将现在吃西餐的三大件刀、叉、勺合三为一。但是“匕”在吃丝、条食物时不方便,于是又发明了筷子。
    [9]箕子:箕子与箕子朝鲜在中国商周古史、中国东北史上占据重要位置。箕子以一个哲学家、政治家、殷商思想文化的代表、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代表出现在中国历史、中国思想文化史上。其学问、其人品、其影响长时期以来没有得到应有的评说。箕子,作为中华第一哲人,在商周政权交替与历史大动荡的时代中,因其道之不得行,其志之不得遂,“违衰殷之运,走之朝鲜”,建立东方君子国,其流风遗韵,至今犹存。
    [10]周厉王:?~前828,西周第十位国王(前878年―前841年在位),姬姓,名胡。周夷王的儿子,在位37年,公元前858~前828年在位。他在位期间,横征暴敛,加重了对劳动人民的剥削,同时还剥夺了一些贵族的权力,任用荣夷为卿士,实行“专利”,将社会财富和资源垄断起来。因此招致了贵族和平民的不满。他还不断南征荆楚,西北方面又防御游牧部落,西北戎狄,特别是猃狁,不时入侵。与周边的少数民族也有矛盾。曾臣服于周的东南淮夷不堪承受压榨,奋起反抗。“国人暴动”后厉王只好逃出镐京,越过黄河,逃到周朝边境―彘(今山西霍县东北)。周共和十四年(前828年)死。姬胡的谥号是厉王。
    [11]道路以目:目:侧目而视。在路上相遇,不敢交谈,以目示意。形容政治黑暗暴虐。春秋•鲁•左丘明《国语•周语上》:“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12]弭谤:禁止非议。《国语•周语上》:“厉王虐,国人谤王, 召公告王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 韦昭注:“弭,止也。”唐李商隐《哭虔州杨侍郎虞卿》诗:“本矜能弭谤,先议取非辜。”宋欧阳修《论茶法奏状》:“不护前失,深思今害,黜其遂非之心,无袭弭谤之迹,除其前令,许人献说。”
     [13]召公:周朝官名,始于召(一说同“邵”)公(第一代召公)姬?]世代有召公后人继承。如厉王、宣王朝的召穆公虎,便是文公后人。召公"后裔孙穆公虎至简公盈,皆袭爵士,为王卿士,即召公?]的后代有一支世袭召公,一直是周朝掌管国家政事的官。 这里指召康公,又作“邵公”,姬?]。姓姬名?](音「是」),西周宗室,与周公姬旦,武王姬发应属同辈。周灭商前,始封地在召(今??西歧山西南),辅助周武王灭商后,被封于郾(今河南漯河市郾城区),周公八师东征,征服了叛乱的殷商属国和淮夷后,其子姬克被封于北燕,都城在蓟(今北京),是后来燕国的始祖。因最初采邑在召(今陕西岐山西南),故称召公或召伯。周成王时,他出任太保,与周公旦分陕而治,陕以东的地方归周公旦管理,陕以西的地方归他管理。他支持周公旦摄政当国,支持周公平定叛乱。当政期间召公将其辖区治理得政通人和,贵族和平民都各得其所,史称“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因此倍受辖区及周境内百姓爱戴。传说他曾在一棵甘棠树下办公,后人为了纪念他,舍不得砍伐此树。《诗经.甘棠》就是为此而写的。《诗经•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就是描述这个故事,也留下“甘棠遗爱”、“甘棠之思”的成语典故。
    [14]鄣:鄣,中国周代诸侯国名,在今山东省东平县东。1.古邑名。本为纪国边邑。《春秋•庄公三十年》:“秋七月,齐人降鄣。”杨伯峻注:“鄣,当即《昭十九年传》之纪鄣。纪鄣者,本纪国之鄣邑也。当在今江苏省赣榆旧城北。”2.古郡名。秦置。汉为故鄣,属 丹阳郡。今浙江省长兴县 西南有 故鄣城。《汉书•高帝纪下》
    [15]公卿:1、三公和九卿的简称。2、泛指高官。
    [16]列士:1.即元士。古称天子之上士。别于诸侯之士。一说,古时上士?p中士和下士的统称。2.有名望的人。3.烈士。有志于建功立业之士。
    [17]瞽(gǔ)献曲:盲乐官进献(反映民意的)歌曲。古代乐官多由盲人充任。瞽:瞎子。
    [18]史献书:史官进献记载史实的书藉。
    [19]师箴:少师进献箴言。师:指少师,官名。箴(zhēn):规谏的文辞,一般指四字一句  
的韵文。
   [20] 瞍赋:盲人吟咏讽谏之诗。瞍(sǒu):眼中没有瞳人的盲人。赋:朗诵。
   [21] 朦诵:盲人诵读讽谏的文辞。朦赋:赋,古典文学的一种重要文体。古时诗与赋往往并举连称。朦(méng):有眸子而不见物的盲人,即睁眼瞎子。这里指盲人赋诵讽政谏言。
    [22]百工:泛指从事各种工艺的人。《尚书》中《康诰》提到“百工”、《酒诰》的“宗工”、“百宗工”和《洛诰》的“百工”、“在周工”,大概既有指周王朝的“百工族”的,也有专指“百工族”之长的。矢古彝铭文中,“百工”与“诸尹”、“里君”并列,显然指“百工族”之长而言。伊簋铭文记王命伊管理“康宫王臣妾、百工”。可能不是“百工族”而是奴隶身分的工。
    [23]尽规:进献规谏的话。“尽”,这里通“进”,规,规谏。
    [24]亲戚补察:与国王有亲属关系的人,弥补、监察国王的过失。
   [25]耆艾修之:年高有德的人劝戒国王。耆(qí),60岁的人。艾:50岁的人。耆艾,在这里指国王的师傅和老臣等。修:整治,这里是规劝的意思。
   [26]不悖:不违背真理。
   [27]隰衍:隰 xí 低湿的地方:“山有榛,隰有苓”。新开垦的田。衍 yǎn 延长,开展:衍绎。衍生。
   [28]商容:商朝传到商纣王时,有个忠臣叫商容,他有贤德,受百姓敬爱,因直谏被去职。周武王克商后,欲请他任官,不受。于是武王褒扬他。
   [29] 祖伊:商纣王臣。祖己后裔,周文王蓄谋灭商,诸侯多叛纣归周,他见商朝将亡,力谏纣王改变残暴统治,纣不听。
   [30]鹿台:鹿台,商纣王所建之宫苑建筑,地点应在商都附近。周武王伐纣,商纣王发兵拒之于牧野,发生大战。纣兵战败,商纣王逃至鹿台,“蒙衣其珠玉,自燔于火而死”。在淇县城西十五里太行山东麓,殷纣王所建:“其大三里,高千尺。”是殷纣积财处。史书记载:“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纣建鹿台七年而就,工程之大不言而喻。
    [31]假人:1.授予人。《左传•成公二年》:“惟器与名,不可以假人,君之所司也。”宋岳飞 《辞少保第四札子》:“名器假人,为《传》所讥;无功受禄,为《诗》所刺。”2.让人。南朝宋刘义庆 《世说新语•方正》:“孝武问王爽 :‘卿何如卿兄?’ 王答曰:‘风流秀出,臣不如恭 ;忠孝亦何可假人!’”3.被授予治理地方之权的人。 宋曾巩 《明州谢到任表》:“预於分土,愧在假人,窃自省循,惧无报称。”参见“假器 ”。至人,贤人。《史记•殷本纪》:“天既讫我殷命,假人元龟,无敢知吉。”裴?S集解引孔安国曰:“至人以人事观殷,大龟以神灵考之,皆无知吉者。”《书•西伯戡黎》假人作“格人”。
    [32] 元龟: 1.大龟。古代用于占卜。《书•金?g》:“今我即命于元龟。” 孔传:“就受三王之命于大龟,卜知吉凶。”《史记•龟策列传》:“ 纣为暴虐,而元龟不占。” 唐杨巨源 《元日观潮》诗:“北极长尊报圣期,周家何用问元龟。” 汉 蔡邕《荐边让书》:“伏惟幕府初开,博选精英,华发旧德,并为元龟。”2.借指谋士。3.比喻可资借鉴的往事。《三国志•吴志•吴主传》:“近汉高祖 受命之初,分裂膏腴以王八姓,斯则前世之懿事,后王之元龟。” 晋刘琨《劝进表》:“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元龟也。”
     [33]比干:商朝沫邑人(今河南省卫辉市北),中国古代著名忠臣,被誉为“亘古第一忠臣”;国神比干也是林氏的祖先。比干生于殷帝乙丙子之七祀(公元前1092年夏历四月初四日),卒于公元前1029年。为商朝贵族商王太丁之子,名干。比干幼年聪慧,勤奋好学,20岁就以太师高位辅佐帝乙,又受托孤重辅帝辛。干从政40多年,主张减轻赋税徭役,鼓励发展农牧业生产,提倡冶炼铸造,富国强兵。商末帝辛(纣王)暴虐荒淫,横征暴敛,比干叹曰:“主过不谏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遂至摘星楼强谏三日不去。纣问何以自恃,比干曰:“恃善行仁义所以自恃”。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有诸乎?”遂杀比干剖视其心,终年63岁。比干夫人妫氏甫孕三月,恐祸及,逃出朝歌,于长林石室之中而生男,名坚(林姓始祖)。比干为林氏之太始祖。
     [34]微子:周代宋国的始祖。名启(汉代因避景帝刘启之讳,改启为开),殷商贵族,殷商帝乙之子,殷商最后一个王纣的庶兄。初封于微地(今山东省梁山西北一带),后世因之称为微子启(或微子开)。以纣王淫乱,商代将亡,屡次劝谏。王不听,遂出走。武王克商,他肉袒面缚乞降。后纣王子武庚作乱,被周公旦攻灭,即以他继承殷祀,封于宋。
    [35]费仲:姓费名中,亦作仲,商朝末年奸臣,跟鲁雄伐西岐时,被冰冻岐山而捉,最后鲁雄、费仲、尤浑三人被斩。费仲被领为邪恶之星,职歪曲、诡辩、恶性。廉贞星在封神演义代表人物是纣王身旁的奸臣费仲。 在纣王身边虽忠臣不乏,但一国之败常小人一二足以,纣王任其玩弄朝政,最后商亡,被处斩首,为平衡天上各职之神,费仲被领为邪恶之星,职歪曲、诡辩、恶性。费中算是妲己的舅舅,商纣王的嬖臣。《史记.殷本纪》记载:“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在《史记•周本纪》中记有西方崇国的君侯曾向殷纣王告发“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向之,将不利于帝”。商纣王得知,“乃囚西伯于里”。西伯昌之臣闳夭买通了费中,给商纣王献上了“有莘氏美女,骊戎之文马,有熊九驷,他奇怪物”。商纣王非常高兴,说“此一物(按:指有莘氏美女)足以释西伯,况其多乎!”于是释放了西伯,并「赐以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伐」。几年后,西伯伐灭了崇国,并「作丰邑」,把都城从岐迁到了丰。
    [36]恶来:又称为恶来革,商纣王时期的大臣。《韩非子》中有如下记载:“崇侯(崇侯虎)、恶来知不适纣之诛也,而不见武王之灭之也。比干、子胥知其君之必亡也,而不知身之死也。故曰:‘崇侯、恶来知心而不知事,比干、子胥知事而不知心。’圣人其备矣。”而在《封神演义》中,他被描写为当时的嬖臣。继费中助纣王综理朝政。为人刁钻奸猾,翻云覆雨。善诋毁他人,喜进谗言。纣王听之信之,枉杀无辜。
    [37]崇候虎: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告密者”,那是商纣王时代,距今约3100年。纣王任命西伯昌(即周文王姬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的女儿被纣王纳入后宫,因为不喜淫乐,纣王就把她杀掉,把九侯也剁成肉酱,鄂侯争辩几句,也被做成肉干,“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h里”(《史记•殷本纪》)。
    [38]周文王:中国商代末年西方诸侯之长。姬姓 ,名昌。周太王之孙,季历之子。商纣时为西伯,即西部诸侯(方国)之长。亦称西伯昌。姓姬名昌,寿至97岁(前1152年农历九月十五日至前1056年),在位50年(约前1105年―约前1056年在位)。商未周族领袖,商纣时封为西伯,亦称伯昌。任西伯五十年,国力大盛。收附虞、芮两国;攻灭黎(今山西长治)、邗(今河南沁阳)、崇(今河南嵩县)等国,建都丰邑(属今陕西长安),为武王灭商奠基。旧传《周易》为其所演。 相传西伯在位五十年,已为翦商大业作好充分准备,但未及出师便先期死去。周人谥西伯为文王。其次子姬发继位,是为周武王。
    [39]如蜩如螗、如沸如羹:即如蜩螗沸羹。蜩:蝉;螗:蝉的一种,体小,背青绿色,鸣声清圆;沸:开水翻腾。象蝉的叫,象沸汤的翻滚。形容社会动乱。出自《诗经•大雅•荡》:“咨妇女殷商,如蜩如螗,如沸如羹。”
    [40]妲己:为中国商朝最后一位君主商纣王的宠妃,人称:一代妖姬。一说是其父亲乃是诸侯苏护;另说是,妲己来自一个叫苏的部落。根据《史记》的记载,妲己是有苏氏诸侯之女,乃一个美若天仙、能歌善舞、国色天香的美人,在商纣王徵伐苏部落时被好酒贪色的纣王掳入宫中,尊为贵妃,极尽荒淫之能事,酒池肉林等乃是纣王为博她欢颜而创,并为了讨好她发明炮烙之刑。后被周武王所杀。
    [41]有苏氏:有苏氏,夏、商、周时期古老的诸侯国,其地约在今河南武陟东。据《左传》记载,帝辛发兵征服了有苏氏,有苏氏献出牛羊、马匹、美女,还有自己的女儿苏妲己,妲己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坏女人之一。有苏氏被认为是后世苏姓之始祖。
    [42]嫔御:古人把为皇帝提供性服务的制度叫做嫔御制度。把嫔御所居之处叫做六宫。皇后是皇帝的正妻,位居中宫、并统率六宫,皇后便是六宫之长。嫔御制度和六宫制度是同一个意义。周代,内宰(国君的内廷事务官)的职责之一是,用阴礼(女性应遵循的礼节规范)教导六宫女御、掌进御于五所。秦代,取六国的美女列六宫。帮助汉高祖建立制度的儒生叔孙通,揉合古礼和秦制,把六宫制度延续和确定下来,以后历代大同小异。六宫嫔御成为制度,就需要给那些为皇帝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定立名号。《周礼》规定,天子立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皇后是皇帝的正妻,天为乾地为坤,皇天配后土。因此,各代皇后只有一个(有些少数民族建立的朝代例外)。皇后以外,嫔御的名号、数量各代都有不同的规定。除了有名号的嫔御以外,还有数不清的宫女。
    [43]虿盆:蛇、蝎类的毒虫的古称。如:虿盆(古代酷刑。将作弊官人跣剥干净,送下坑中,喂毒蛇);虿尾(蝎类毒虫的尾)
    [44]北里之舞:古代的宫廷舞蹈。在夏商时代已经产生。《史记.殷本纪》载:“(帝纣)好酒淫乐,……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
    [45]九侯:九侯,亦称鬼侯。商代诸侯。与西伯昌、鄂侯为商朝三公。有女姣好,为纣所纳,然其女不好淫,纣王怒,杀之,又将九侯醢杀。
    [46]醢刑:也称菹醢,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酷刑之一,指将尸体剁成醢(即肉酱)。相传这种刑罚是由商纣王所创,用以对付九候。但也有对于活人使用者。著名受刑人:伯邑考:西伯之子,因激怒妲己,而被商纣王所杀九候(殷纣王三公之一);死后处以醢刑有子路(孔子的弟子仲由);战死后处以醢刑有彭越(西汉高祖时异姓梁王);斩首后处以醢刑有张钧(早期文字狱受害者)。
    [47]脯刑:商纣王时的一种酷刑,即把人杀死晾成肉干。在商朝末期,商纣王醢九侯之后,鄂侯因对九侯案不满而与纣王发生争辩,被纣王处以死刑,行刑后晒成肉干。《史记•殷本纪》:“鄂侯争之疆(通强),辨之疾,并脯鄂侯。”
    [48]窃叹:背地里叹息)一声。
    [49] ?h里:古地名,在今河南省安阳。 ?h里城是一处龙山至商周时期的文化遗址,文化层7米,?h里城也是我国遗存下来的历史最悠久的国家监狱遗址,是“西伯(即文王)拘?h里而演周易”的地方,周文王名姬昌,是商末周族领袖。他广施仁政,引起殷纣猜忌,被纣囚于?h里。姬昌被囚七年,将伏羲八卦推演为六十四卦,著成《周易》一书,于是?h里便成为《周易》(世称中华文化之源)的发样地。后人为纪念这位伟人,在城址上修建了文王庙,成为人们朝敬先贤周文王的圣地。?h里城以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而名扬海内外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里也是岳飞的故乡。
    [50]闳夭:闳夭,西周开国功臣,与散宜生、太颠等共同辅佐西伯姬昌。西伯被纣囚禁,他与众人设计,献给纣王美女宝物,营救西伯脱险,后又佐武王灭商。
    [51]终古:中国历代均设置专门记录和编撰历史的官职,统称史官。后来演化出专门负责记录的起居注史官和史馆史官,前者随侍皇帝左右,记录皇帝的言行与政务得失,皇帝不能阅读这些记录内容,后者专门编纂前代王朝的官方历史。在中国历史上,设立史官,记录国家大政和帝王言行,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制度和传统。在夏代的奴隶制国家机构中,已设置了史官。《吕氏春秋•先识篇》记载:夏桀荒淫无道,太史令终古出其图法进行劝谏,无效,即弃而奔商。
     [52]周公旦:同“周公”条目。
    [53]祖甲:祖甲,商朝国王,姓子名载,生卒年不详。商王武丁第三子,商王祖庚之弟,祖庚死后继位,在位33年,病死,葬于殷。商代鼎盛时期,高宗武丁偏爱幼子祖甲,打算废太子祖庚而改立祖甲。祖甲认为这是违礼之举,不可强行废立,否则就可能重演“九世之乱”的局面,因此他效法武丁当年之举,离开王都,到平民中生活。武丁死后,由太子祖庚继承王位。这使祖庚非常感动,使立祖甲为王位继承人,祖庚即位7年左右病死,祖甲这才回到王都继承王位。为了报效祖先功德,商人盛行祭祀,但所祭对象和顺序都很零乱,没有一定的规矩。祖甲即位后,创造了“周祭”之法,具体方法是:从每年第一旬甲日开始,按照商王及其法定配偶世次、庙号的天干顺序,用羽、彡、三种主要祭法遍祀一周。周祭以旬为单位,每旬十日,都依王、妣庙号的天干为序,致祭之日的天干必须与庙号一致。如:第一旬甲日祭上甲、乙日祭报乙、丙日祭报丙,直至癸日祭示癸;第二旬乙日祭太乙(汤)、丁日祭太丁;第三旬甲日祭太甲、丙日祭外丙。如此逐旬祭祀,一直祭到祖甲之兄祖庚。用一种祭祀法遍祭上甲到祖庚的先工先王,需要九旬。祭毕,再分别用另两种祭法遍祀,直到全部祭遍为止。周祭之法,使殷人的祭祀系统更为严密规范,因此盛行于商代后半期,并逐渐达到最高峰。祖甲创立的周祭之法是祖先崇拜和宗教制度的最好体现。在上古文明中,各大民族都有自己的祭祀体系,周祭之法和古巴比伦、古埃及的祭祀法各不相同,是中国古代特有的祭祀系统。
    [54]稼穑:文言词语,出自《诗经•魏风•伐檀》:“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毛传”解释说:“种之曰稼,敛之曰穑。”用现代汉语翻译,就是种植叫“稼”,收割叫“穑”。《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对“稼穑”一词的解释是:“种植与收割,泛指农业劳动。” 不事稼穑 :不从事农业劳动。
    [55]姜尚:姜子牙,姜姓,吕氏,名望,字子牙,号飞熊,也称吕尚或姜尚。商朝末年人。汉族(华夏族),商末东海上人士(现今河南许昌,另一说法是安徽临泉姜寨)。其始祖四岳伯益佐大禹治水有功而被封于吕地,因此得吕氏。姜子牙出世时,家境已经败落了,所以姜子牙年轻的时候干过宰牛卖肉的屠夫,也开过酒店卖过酒,聊补无米之炊。但姜子牙人穷志不短,无论宰牛也好,还是做生意也好,始终勤奋刻苦地学习天文地理、军事谋略,研究治国安邦之道,期望能有一天为国家施展才华。姜太公是齐国的缔造者,周文王倾商武王克殷的首席谋主、最高军事统帅与西周的开国元勋,齐文化的创始人,亦是中国古代的一位影响久远的杰出的韬略家、军事家与政治家。历代典籍都公认他的历史地位,儒、道、法、兵、纵横诸家皆追他为本家人物,被尊为“百家宗师”。
    [56]成汤:1.亦作“成商”。 2.商开国之君。契的后代,子姓,名履,又称天乙。夏桀无道,汤伐之,遂有天下,国号商,都于亳。
   [57]夏桀:又名癸、履癸,商汤给他的谥号为桀(凶猛的意思)。桀是夏朝第16代君主发之子,在位54年(前1653―前1600)。履癸文武双全,赤手可以把铁钩拉直,但荒淫无度,暴虐无道。生卒年不详。为历史上著名的暴君。在位52年,国亡,被放逐而饿死。长达近500年的夏王朝结束。
   [58]河竭而商亡:一次三川守臣表称三川地震.幽王笑说:山川地震是常事,何必动表告诉寡人?伯阳父对赵叔带说:以前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现在周如夏商的末季啊!赵叔带骇然问;何以见之?伯阳父说:源塞必然川竭,川竭必然山崩,山崩是预兆,周室天下不出二十年当亡!

       ( 来源:白下区信访局 作者:孙智胜    编辑:施兴方)

 

 

上一篇: 谈古代华表木“信访”功能的渐变

下一篇: 商鞅谏言艺术对做好信访工作的借鉴意义

信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