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局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调研实践 > 信访广角
谈古代华表木“信访”功能的渐变
发布时间:10-01-29

●公元前24世纪的“诽谤木”亦称“华表木”――中华远古“信访”活动的直接实物见证
●天安门前的华表――古朴精美、巍巍壮丽、庄重威严,已成为中华民族的标志和象征

    中华信访文化是源渊流长和博大精深的。在信访文化历史道路上,延续至今仍可见证在社会生活中的标志性信访实物是极为罕见的,这可能要数华表了,它已成中华民族的庄严标志了。据《淮南子•主术篇》、《大戴记•保傅》等古籍载,古之尧帝在位时,于庭前设“进善旌”,听取天下百姓之建议,后又立“诽谤之木”,“使天下得攻其过”;舜帝继尧帝“置敢谏之鼓”,“使天下得尽其言”,还首置龙为纳言。置进善之旌、诽谤之木、敢谏之鼓,这些都是中国信访制度的源头。笔者就华表木及其“信访”功能的渐变作一探述。
    一、华表木演变的历史传说
    华表木,这一称呼和形式,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是历史演变过程中逐步形成的。                 

    (一)曾作为手柄体鸣的乐器。木铎,是一种敲击的木质体鸣乐器,亦为古代乐器,上部横向的中空共鸣器为细腰鼓状,与其细腰垂直,中间接一手柄。铎:大铃,形如铙、钲而有舌。据文献载,铎,大约起源于夏商,盛行于中国春秋至汉代,有木铎、铃铎、铎舞、徇以木铎(《周礼•小宰》)。它是一种以金属为框的响器。《周礼•天官•小宰》郑玄注:“古者将有新令,必奋木铎以警众,使明听也……文事奋木铎,武事奋金铎。”以木为舌者称为木铎,以金为舌者则称金铎;木铎为文,用以宣政布政;金铎为武,用以指挥军队。《论语•八佾》曰:“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指孔子)为木铎。”孔子以木铎自况,说自己是上天派来教化民众的。因为孔子长年从事教育,此后“木铎”就成了教师之别名,木铎的木舌被比作为教师的“教化之舌”,后把木铎比喻为宣扬某种学说、思想观念或政教的人。夏、商、周时期,“凡四时之征令有常者,以木铎徇以市朝。”(《周礼•地官•乡师》)。
    木铎金钟原型   蔼蔼龙?缟?,琅琅木铎音(宋•苏轼《元?v三年春贴子词•皇帝阁》)。这些时期,宫廷命遒人,摇动木铎,巡行于各地,既以宣达政令,又进行必要的采风。先秦时,代天子征求百姓意见的官员们,奔走在全国各地的大路、小路上,敲击它以引起人们的注意。这种情形早在《夏书》中便有记录。后来,君主皇帝不再委派官员分赴全国各地、敲击木铎主动征询吏民意见,改为一个立于地上的有长大手柄的大型木铎,它设在王宫门前,由上访民众前来敲击木铎,再由专门官员来受理其“信访”问题。这一古老乐器转变为上访场所的一种工具,后经历史演变就成了华表。
    (二)曾作为指引道路的标识。史载,华表木还是起源于古代的一种立木。传尧舜时代,人们就在交通要道竖立木柱,“大路交衢悉施”,其作用是“以表识衢路也”,把它作为行路时识别方向的交通标志,可见这华表木早期除“表王者纳谏”外,还有非常实用的“表识衢路”交通标识作用。汉代,“华表木”就发展演变为标准的通衢大道标志,因这种标志远看像花朵,古代“花”与“华”字通用,亦称为“华木”、“华表”,汉代还在邮亭的地方竖立华表,让送信的人不致迷失方向。“华表木”最早是识别道路的标志,后来为保持走上正道,才引申有了谏的“信访”含义。
   (三)曾作为观天测地的仪器。一是观天文。传春秋战国时期有一种观察天文的仪器为表,人们立木为竿,以日影长度测定方位,并以此来测恒星,可观测恒星年的周期。二是定时辰。华表柱顶,两木水平正交,各指东西南北,故又名午木。十字形正交,古谓之交午。古代天文学家立竿测影,凭竿影的长短推定夏至冬至,然后算出历法,敬授民时。此竿名曰表,即华表的胚胎,后有圭表之设。只须在斜置的圭板上插一木签,视其投影所指,便能读出时间,这就是日晷了。可见华表又有报时功能。三是测地理。《尚书•禹贡》说“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史记•夏本纪》说是禹“行山表木,定高山大川”。这都是说禹带领众人砍伐树木,留下树干,作为测量山川形势的标记。华表又名桓表、表木,又是一种在古代建筑物中用于纪念、标识的立柱。古代在建筑施工前,还以此法定位取正。一些大型建筑因施工期较长,立表必须长期留存。为了坚固起见,常改立木为石柱。它成为宫殿、坛庙寝陵等重要建筑物的标志。后世华表多经雕饰美化,表柱有圆形、八角形,雕有蟠龙云纹,柱头有云板,校顶置承露盘,华表的实用价值逐渐转变为一种艺术性很强的装饰品。这是关于华表木的另一种传说。
    (四)它作为采言纳谏的工具。远古时代的“诽谤木”,即后来的“华表木”。“诽谤木”是何物呢?崔豹《古今注•问答释义》载:“程雅问曰:‘尧设诽谤之木,何也?’答曰:‘今之华表木也。以横木交柱头,状若花也,形似桔槔,大路交衢悉施焉。或谓之表木,以表王者纳谏也,亦以表识衢路也’。”这也是有史记载华表的最早     诽谤之木
雏形。《大戴礼》:“立木为表,使民书政之愆失以自儆者,唐尧时有之。”《后汉书•杨震传》:“臣闻尧舜之时,谏鼓谤木,立之于朝。”让吏民议论是非,指责过失。尧、舜为了纳谏,在交通要道和朝堂上树立木柱,让吏民在上面书写谏言。“诽谤”一词在如今的法律定界为“无事生非”、“无中生有”,是个贬义词,古代的“诽谤”是进谏之意。因此,古代的“诽谤”不但蕴含着中国古代民主政治的传统,而且更体现出中华民族固有的“知错则改”、“闻过则喜”的宽宏大度胸怀,“诽谤木”作用近似于现代的“意见箱”。“诽谤木”成为王者“仁政”、“表王者纳谏”的形象信号标识,也是古代帝王听言纳谏“信访”场所的一种工具。
    二、华表木“信访”功能的渐变
五帝居四的尧帝为喾次妃陈丰氏女庆都所生,祁姓,名放勋,号陶唐氏,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圣人和贤君。因封于唐,故称“唐尧”。从尧开始,人类走进文明社会,开创了华夏文明。有史载,尧有圣德,有如天之涵养,如神之微妙,如日之光照临天下。他曾设立“诽谤木”,设置“敢谏鼓”,实施禅让,
华表木    广开言路,创建了民主政治,首开民主政治之先河。华表木“信访”功能的渐变是有着漫长的历史过程。
    (一)尧舜始立诽谤木,开通言路,注重民意。在原始社会末期,随着社会经济的大发展,各原始部落已逐渐结成部落联盟,并实行军事民主制,部落首领的一些重要决策都要在民主的基础上产生。据史载,自尧担任部落联盟首领后,大凡重大决定都经所辖四岳十二牧会议研讨同意后方能施行,这是尧帝决策的主要民主方式。为了使其决策更加完善,采取了一些民众参与监督的方式。即在“五达之道”置旌,“令民进善”,让社会成员对尧的决策持拥护者,“立于旌下言之”(见司马迁《史记》),对尧有批评建议者,则另外给了批评的渠道,即设置了“诽谤木”。尧帝在大路旁置有一“午”字形的木柱,谓之“诽谤木”,这些在《史记》、《后汉书》和《淮南子•主术训》均有记载。“诽谤”在先秦之前是“议论”“进谏”之义。尧置此木柱是专门让社会成员议论时政之缺失用的,社会成员“虑政有阙(缺)失,使书于木”(见司马迁《史记》),这个“诽谤木”即成为当时批评建议类“信访”的标记了,是民主制的产物,成为部落联盟首领广泛吸纳民众意见的象征。
    (二)时至春秋到战国,广置谤木,延续传统。当舜为部落首领后,为“广开视听”,继续“立诽谤之木”,以“广直言之路”(《纲鉴合编•五帝纪》)。夏、商、周及春秋、战国时期,战争频繁,各诸侯宫廷置木时继时续。春秋战国时,周厉王暴虐,但国人仍有“谤王”的权利,当时大臣邵公对厉王说:民众己经受不住你的暴虐了,不听话了。周厉王听了十分恼火,找来一个巫者,让他去监督查处那些敢于“谤王”的人,发现了就抓来杀掉。果然,国人只能侧目而视,不敢再批评指责厉王了。周厉王很高兴,告诉邵公说,我已消除了诽谤了,国人不敢批评指责我了。邵公说:“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国君当通过各种渠道来倾听舆论改善政治,而不应该用杀人的办法使民众敢怒不敢言,那会出大乱子的。中国古代在倾听舆论,广开言路上,邵公有如此高的政治卓识,是十分可贵的。不过,邵公呼吁言论自由、放开舆论的话,并没有起作用。“王不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但社会进入封建地主制社会后,宫廷门前置诽谤木已成惯例了。
    (三)秦始皇打压民意,焚书坑儒,终废谤木。秦统一中国后,建立了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坚决制止封建割据。秦始皇二十七年(公元前220年),朝廷设公车府,专受吏民上章,公车府门前置“谤木”,便于吏民进言。因秦始皇“暴政”引来诸多骂声,《汉书•贾山》言:“秦皇帝居灭绝之中而不自知者何也?天下莫敢告也。其所以莫敢告者何也?亡养老之义,亡辅弼之臣,亡进谏之士,纵恣行诛,退诽谤之人,杀直谏之士,是以道谀偷合苟容,天下已溃而莫之告也。”秦始皇“退诽谤之人”,“杀直谏之士”,却为了标榜“王者纳谏”而未掘“华表之木”,不但把其升高,还由木桩变石柱,矗立于桥梁、宫殿、城垣、陵墓前作为装饰和标志。“焚书”第二年,秦始皇更加封堵民声、压制民意,容不下儒生的“诽谤”,下令将那些咸阳“诽谤”、“直谏”的儒生抓来,以“妖言”、“诽谤”罪,计460余名儒生全部活埋。后秦始皇下令除去“诽谤木”,“父老苦秦苛法久矣,诽谤者族,偶语者弃市”。
    (四)汉代重树诽谤木,言者不当,可能得罪。汉时虽恢复了“诽谤木”,但并己并非原义上的“诽谤木”了,变成了宫殿、城门口,甚至皇陵上的雕龙刻云,高耸云霄的擎天大柱了。汉西京长安之“诽谤之木”,曾被称之为“交午柱”,是史籍所载之第一杆“华表”。汉室不让百姓充分“诽谤”,而更多的是让民众匍匐于“谤木”之下,三呼万岁、天下太平、民安社稳。一旦出现“诽谤”而议政得失,就成了“造谣中伤,无中生有”的“诽谤”之罪了。新朝皇帝王莽重设谤木,推行多渠道受理吏民上书。公元六年,王莽改制时,把自秦以来用以掌天下诉讼的公车司马府,改为“王路四府”,在王路门前设谤木、善旌、谏鼓,以便“受理吏民上书言事”(《汉书•王莽传》),完整地引用了尧舜时代的“信访”标记。
    (五)魏晋至明清时代,仍树谤木,后称华表。东晋元帝司马睿于太兴元年(公元318年),始置谤木于朝(《晋书•文帝纪》)。南北朝时期,有的帝王对置谤木曾一度有所忽略,但不少大臣提醒帝王,其他可忽视,置木不能忽视。宋文帝元嘉二年(公元425年),宋国子祭酒范泰曾上书,劝宋文帝刘义隆同情“冤枉之狱”,关心“下民之瘼”,建议“谤木竖阙(宫阙)”,以便听到草民的进言(《宋书•范泰传》)。南朝各代皇帝均在宫阙门前置诽谤木,不过此时并不是尧时之简易之木柱了,而是雕龙攀附其柱,其名称也开始有华表之称谓了。
     《南史•齐纪》记载,齐高帝萧道成于建元四年(公元482年)四月,听到“华表柱忽龙鸣,震响山谷”之说,说明此时已有“华表”之称,表柱上饰有雕龙攀附。不过,南齐丞相萧衍推翻南齐,改国号为梁后,在公车府门前所置的木柱仍称为“谤木”。萧衍称帝当年(天监元年,公元502年)就在“公车府谤木”旁置函,谓之谤木函,规定黎明百姓对朝政有意见又不便当面言明的,可直接投书于谤木函(《梁书•武帝纪》),说明南北朝的齐、梁时期,正是“诽谤木”在称谓上向“华表”过渡时期。
清入关前的努尔哈赤时期,就曾于天命五年(1620)六月“树二木于门外,有欲诉者,书而悬之木,览其颠末而按问焉”(蒋良骥《东华录》卷一),这便是数千载“诽谤木”之遗风。
      诽谤木作为社会成员议论时政缺失的工具,一直延伸至南北朝时期,历经了3000多年的历史。这在3000多年中,社会经历了原始社会末期、奴隶社会、封建领主制社会、封建地主制社会,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制度不同,各个君主皇帝政治态度也不尽一样,随着社会的进步,诽谤木作为社会民主的象征。
      三、华表木对历代所产生的影响作用
     正因为“诽谤木”是专门用于议论时政缺失的,才成为君主帝王民主的一种象征。随着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其影响越来越大。历代开明帝王以尧为圣,历代开明之臣,也劝帝王以尧设谤木为榜样,救过补阙(缺),修明政治,特别是封建统一的国家形成后,贤明之臣以这种劝谏,对国家政权巩固和社会发展进步起了极为重要作用。其影响作用是:
     一是历代君主帝王借以修明政治,使言路得以畅通。汉兴之时,高祖刘邦曾令“诽谤詈诅者”、“先断其舌”(《汉书•刑法志》)。刘邦不准吏民随便议论时政过失的。但此令的弊端越来越明显,到了汉文帝二年(公元前178年),汉文帝受尧设诽谤木的启发,诏令废诽谤妖言之罪。他说,古代圣人治理天下,朝廷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所以通治的人都敢来向帝王进谏。现有诽谤妖言之罪,这使众臣民不敢尽情尽言,而使皇帝无法听到自己过失的根本原因。汉文帝的畅通言路之举,令臣民大胆进言,也是历史上“文景之治”的重要内容,最终成就了“文景之治”的汉代盛世。
     二是臣民借以劝谏皇帝敢于闻过,以善待谏臣谏民。汉顺帝永建元年(公元126年)清河民赵腾本对朝政关心,指陈得失,但顺帝刘保却以赵腾“讥刺朝政”,收狱拷问,司空张皓引用尧帝树“诽谤之木”的本意,谏说赵腾上书“所言本欲尽忠正谏”,若被诛杀,必杜天下人之口,塞谏诤之源,终使顺帝番然醒悟(见《后汉书•张皓传》)。南朝陈国时期,特别是陈宣帝陈顼即位后,政刑日乱,武安太守于义上疏批评朝政,陈宣帝以于义“谤讪朝政”,欲治其罪,御史大夫颜之仪力劝宣帝道,古先哲王尧立诽谤之木,就是“惧不闻过”(见《隋书•于义传》),吏民提醒朝政是件好事,陈宣帝听后才免于义之罪。唐太宗贞观十二年(公元630年),臣民上书者众,唐太宗李世民颇“厌之”,臣魏徵见状,急忙劝谏说,“古者立谤木,欲闻己过。封事(指唐时密封之上书),其谤木遗(传)乎!陛下思闻得失,当咨(询)其所陈。言而是乎,为朝廷之益,非乎!无损于政。”李世民听后很高兴,于是对上书者“皆(慰)劳遣之”(见《新唐书•魏征传》)。
      三是臣民借以劝谏帝王言路畅通,仍国家兴盛之道。晋惠帝年间,尚书郎潘岳作《乘舆箴》说明尧、舜、汤、武之兴盛的原因,其中尧就是设了诽谤木以“救过补阙”,“使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自戒”(《晋书•潘岳传》),他称这是兴盛之道。唐代宗广德二年(公元764年),唐右拾遗独孤及上书陈时政,批评唐代宗李豫“虽容其直(直言),而不录其言”,“有容下之名,无听谏之实”。向李豫说明尧曾“设谤木于五达之衢”,以征集民意,孔子曾提倡“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说明只有“不耻下问”,才是“圣人之心”,“以尧、孔(子)之心为心,多采纳臣民之言,才能“使知之者必言,言之必行,行者必公”(见《后唐书•独孤及传》)。明代宗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代宗朱祁钰力主“大辟言路”,使“吏民皆得上书言事”,臣聊让称朱祁钰此举是圣人之举,他上书言“尧立谤木,恐人不言,所以圣,秦除谥法,恐人议已,所以亡”(见《明史•聊让传》)。
     四、华表的现代寓意
    “诽谤之木”原有的“信访”功能早已消失,不再在华表上书刻以谏言,而为象征皇权的云龙纹所代替,成为皇家建筑的一种特殊标志。历代帝王竞相仿效,选材考究,造型华丽,云板蹲兽,蟠龙缠绕,精雕细刻,使其耀武扬威。从“诽谤之木”发展到今天精致壮观的“华表”,是我们祖先一代代心血和才智凝成的结晶,更赋予她当今构建和谐社会的新时代内涵和精神特征。                                          
    1、民主和谐的寓意。“以表王者纳谏”的华表,从古到今无数,但最权威最具有代表性的,当数北京天安门的华表了。历朝历代的君主帝王们,都视之为采言纳谏的“信访”工具,用之表达了统治阶级的“仁政”和“民主”,吏民们更盼望有个能真正勤政为民的好君主帝王。北京天安门前后各有一对汉白玉雕刻的华表。天安门前的一对华表,每个柱头上都有一个蹲兽,头向宫外;天安门后面还有一对华表,上面的蹲兽是头朝宫内。
据传说:华表柱头上的蹲兽,名叫?辏?性好望。?晖废蚰谑窍M?帝王不要沉湎于纸醉金迷的宫廷生活,要常出来到民间了解黎民疾苦,救苦救难,因此名叫“望帝出”;?晖废蛲猓?是希望帝王不要耽恋山水,废弃政务,快回宫廷把理朝政,因此名叫“望帝归”。它们蹲立的华表,亦被称为“望柱”。望天怪兽的故事表达了封建时代人民群众渴望清明政治和对统治者不满的情绪,还本身包含了先人的建造华表时对王权的一种虚幻的期望,也是提醒古代帝王勤政为民的标志。
封建社会的剥削阶级的统治特性,决定了不可能真正有反映人民群众意愿的 “信访”了,在当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和社会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和政治协商制度,广泛听取党内外的意愿,坚持“三个代表”,畅通人民信访渠道,充分反映社情民意,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努力实现社会和谐和稳定。今日的华表真正寓意着中华民族的民主和谐。
    2、吉祥如意的图腾。华表最早也是起源于远古时代部落的图腾标志。原始社会的人们都会把他们民族崇拜的图腾标志雕刻在华表上面,对它视如神明,顶礼膜拜,华表柱顶的雕拾巢因各部落的标志图腾不同而不同。当人类的历史迈入到封建社会,图腾的标志渐渐淡却,华表上雕饰的动物也只是成为了人们喜爱的吉祥物。唐朝闻名的诗人杜甫有这样一句诗:“天寒白鹤归华表,日落青龙看见水中”,说明华表柱顶上雕饰的是白鹤。北宋大画家张择端画的《清明上河图》中,汴梁虹桥两端就画有两对高大的华表,顶端白鹤伫立,神态生动各异,白鹤成为华表的一种雕饰。相传姓丁名令威的人,学道成仙,化为一只白鹤,立于华表上作歌,所以后人将白鹤雕刻于华表柱子上,是吉祥的标志。
华表柱顶上的部分称之为“承露盘”,据传汉武帝因迷于仙术,曾在建章宫筑神明台,立铜仙人舒展双掌捧铜盘承接甘露,希望喝了可以延年不死。后来盘上不立仙人改置瑞兽,有祈福辟邪作用;柱身大多雕有蟠龙等图案,上方横插一长形石板,上面雕满祥云;底座是须弥座或莲花座,底方盘圆,象征天圆地方。华表已成为当代中华民族吉祥如意的图腾。
    3、中华民族的象征。华表乃华夏之标记也。柱身上雕刻着盘龙和瑞云、柱头上立着瑞兽的华表,和天安门前的石狮以及两侧的金水桥一起烘托着这座皇城的威严气势。古朴精美的华表,与巍巍壮丽、金碧辉煌的故宫建筑群浑然一体,使人既感到一种艺术上的和谐,又感到历史的庄重和威严。
天安门西边的华表顶端有一块明显的补钉,那是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时,炮轰天安门击毁的,后虽补缀,但近百年耻辱的历史却是无法掩盖的,它提醒人们永远勿忘历史。天安门前金水桥畔两根对称的华表,原来并不在现有的位置。在共和国诞生后的前几年里,天安门广场的国庆节时都要举行盛大的游行集会等群众活动。为方便游行队伍和交通的便利,1950年8月将20000多公斤的华表和石狮向北挪移了6米,使天安门广场更加宽宏、气势磅礴。雄伟的天安门是新中国重大国是活动的场所,是中国仍至全世界人民神圣向往的地方,华表已成为人们驻足景仰的中华民族标志性的建筑了。
历史进入2000年时,世界各国均进行了盛大的纪念活动,各国都选定了代表本国形象的纪念品,以示永久的纪念和庆贺。中国反复遴选,确定将华表为中华民族代表性纪念品,特此精制2000尊汉白玉华表,并由中国历史博物馆永久珍藏。华表柱身蟠曲着中华世纪龙,苍劲威武,象征着中华民族的社稷永固,源远流长;华表顶端的冲天“?辍保?生机勃勃,预示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华表实际上已与中华民族和中国古老的文化紧密相连,早已已成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一种象征和标志。
    4、建筑艺术的典藏。据建筑艺术专家和历史学家言论,天下华表至尊至贵、至珍至宝、至精至美,莫过于天安门之华表。凡是到过天安门的人,无不赞叹雕刻精致的汉白玉华表,它浑圆挺立直冲云霄。天安门的华表前后各有一对,“门外华表柱二,金水桥环之,门内亦华表柱二”。与天安门同建于明永乐年间,迄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每根华表由须弥座柱础、柱身和承露盘组成,通高为9.57米,重20000多公斤。在华表挺拔的柱身上,雕刻着精美的龙和云,柱顶上部横插着一块云形的长片石,远远地看上去,好像柱身直插云间,给人一种庄严的感觉。在直径为98厘米带有层层回环不断的云朵石柱上,盘绕着一条巨龙,龙四足,无不雕饰得卓约生动,跃然飞舞,可谓鳞角峥嵘,臂爪劲健,给人以玉龙翱游云天之感。在雕龙巨柱顶端,横叉着白石云翅,呈朵状。云翅上面是圆型承露盘,盘上有一“望天”蹲兽,生机而威严。在八角形汉白玉须弥座四面雕刻云龙,外面四周环绕白石雕花栏杆,栏杆四角柱头上,雕有四只憨态可掬的小石狮子,它们头朝的方向与“望天”蹲兽的方向一致。亭亭玉立,造型精美的华表,是主体建筑天安门的极好装饰,使得天安门更加威严壮丽。北京天安门前那一对汉白玉的华表和天安门一样是中华民族的标志,它那洁白、庄严的雄姿,展示了我国古代建筑艺术的高超水平,已成为中国古代建筑的珍贵艺术典藏了。
      古代的华表是用来上达民意,有监督作用,皆为木制,而使用石柱作华表,则盛行于东汉时期。后来,华表“表王者纳谏”的“信访”功能消失了,只是竖立在宫殿、桥梁、陵墓、城门等前的大柱,作为纪功、装饰、标识等作用。古老精美、威严庄严的华表,更体现了中华民族高超的民主政治、建筑艺术的才能和智慧。
      (来源:白下区信访局  作者:孙智胜  编辑:施兴方)

 

上一篇: 武松行凶杀嫂之因素剖析

下一篇: 从信访视角析殷商之亡因

信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