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局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调研实践 > 信访调研
童星:在不同治理含义下,信访都大有可为
发布时间:16-10-20
    8月27日,国家治理与信访改革论坛闭幕式上,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童星做学术总结,为论坛画龙点睛。

    童星从学术研究角度总结本次国家治理与信访改革论坛。

    第一点,本次论坛理论研究和实践研究相结合,比较成功。理论研究来自多个学科:政治学、社会学、法学、管理学、信息科学及哲学。各个学科合作、交流,互相启发,实践部门操作与理论学术研究相互结合,有学术份量的代表是冯仕政老师的发言,有实践创新价值经验的典型代表是孔祥勇秘书长发言。这一点来说,论坛是比较成功的。

    第二点,我们需要理解两个完全不同层面上“治理”的含义。这次论坛的主题词,国家治理、信访改革。如果再拆的话,国家、治理,信访、改革。四个词中的核心是治理、信访。这里先说治理。关于治理,我认为有两个含义:一个是学术界含义,一个是高层领导讲话含义,这两个是不一样的。先讲学术含义,最早是西方的政治学家用统治改成治理,强调不一定都要依靠国家强制和暴力手段,而是想办法弄出一个公共目标,引导大家朝着公共目标努力,效果还比较好。这不是带着皮鞭凶神恶煞的样子,而是笑嘻嘻的样子带着离合器朝着希望的方向前进。我形容这是一种文明的统治。政治学将统治改为治理以后,紧接着管理学来了,把管理型改成了治理,把原来强制的规章制度和追求的效率适当淡化,而强调分享共同利益、各得其所。结果效果也挺好。我把它概括为更加有效率的管理。这样统治的目标没有落空,管理的目标也没有落空,但统治比较文明,管理比较有效率。这样一来,治理的词就流行起来。国际上联合国下属治理委员会也成立起来了。

我们再说,国家最高领导人讲国家治理,可以理解为“治大国如烹小鲜”,这个“烹小鲜”,跟西方合作共赢一点都搭不上去,根本没这回事。

因此治理就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含义:第一是站在最高治国理政的高度来说的;第二就碰到一些具体的涉及利益相关者直接有关联的事情,如何把利益相关者积极性都调动起来,树立一个大家共同接受的目标和追求的共识,然后选择大家都能够同意接受的方法,最后来实现目标,来个人分享自己利益。这无论学术界也好和政府工作部门,各种各样的文章、著作、各种报告里面讲治理时,含义也完全不一样。

    第三点,在两个不同含义的治理层面上,信访也有不同含义。首先,在中国传统含义或国家领导人的基础上的治理含义上,怎么看信访?当年我在研究社保时,提出一个观点“社保是运用经济手段,解决社会问题,实现政治目标”。它本身就是个管理,而且管理要有法律,这就必然是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管理学、法学,综合多学科交叉在一起的这么一个领域。后来我继续上下展开讲了三句话:四项基本原则是立国之本,后来又加了一句话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我也添了一句话保障民生是治国之基,叫做立国之本,强国之路,治国之基。从这个意义讲我们信访局找到路子了。民生问题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民生问题,和谐和字里头的含义,每个口的旁边都有个禾旁,张嘴就能吃饭,伸手就能穿衣,衣食住行基本物质需求这个问题要解决。第二个是皆言,大家有嘴巴能讲话,这叫什么,自由啊、舒服啊、心情舒畅。我们就可以看到,信访里头反映的大量的问题,实际上是跟“和”有关,但也跟“谐”有关。但话又说回来,信访人追求“和”问题解决不了以后,又引发本来没有“谐”方面问题,又有“谐”方面问题了。有不少上访人忘记了原初之所以上访的事项(源于“和”),但记住了上访过程中所遭到的歧视和不公正对待(与“谐”相关)。这样一来,治国理政之基,保障改善民生,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国家基础才稳定嘛。社会保障和完善信访不可或缺的,是建设和谐社会的两个轮子。

    其次,在西方在治国理政的含义下去看信访,发现我们有很多的手段去解决这些社会问题。这个治理非常强调多主体、多手段,最后叫做协商、合作、共赢。多主体的问题,南京就在全国率先引入了第三方组织介入信访。多手段,原来管理就讲规则、将政治的法律、规则、制度、章程,但现在它有一个参与者、利益相关者,大家都同意的能够把这件事办好,能把这个矛盾解决好,也可以采纳。至于协商民主、合作共治,大家发言都提到了。

我觉得,虽然治理有两重含义,但无论哪一种,信访能跟它挂起来。

    第四点:社会治理的总目标中,信访大有可为。社会治理的总目标,我概括为三句话:“第一句话保障公共安全,第二句话化解社会矛盾,第三句话培育自治社会”,我觉得在实现这三个目标当中,信访都大有作为。另外反过来也可以这样看,这三个既是社会治理目标,也可能是下一步进一步信访工作深化改革,进一步完善和发展的需要。

    第五点,可吸纳不同观点的学者来交流和切磋。大家提到对信访制度各有不同意见。一个极端是取消,一个极端是坚守,中间还有个拆分。这次论坛的参会代表都是坚守派,还要做些改良、改革,进一步完善搞好。但取消论的代表没来,我建议,邀请对信访工作持有否定态度的人,同屋同桌来做些交流、来切磋,或者来进行一定的质疑和辩论,如确我们搞得有成效,我们讲的确有道理,转化工作可能也会有一定成效的。



上一篇: 信访制度的功能 及其法治化改革

下一篇: 孔祥勇:构建社会组织第三方介入化解信访矛盾机制

信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