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局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信访动态
【我在基层做信访】再难再苦的工作也总得有人去做
发布时间:18-01-03
    我是2011年下半年,在前任街道信访办主任被一个极其泼辣的老年女缠访闹访户,因为讨要所谓的信访事项解决结果,从一楼追到四楼用剪刀戳伤腿,住院治疗一个多月痊愈,打了辞职报告获批后不久,由街道通过组织考察(我有过从教从军履历)并研究下文,将我从一名专职司法调解员,变身为街道信访办主任的。那一年我45岁。

    接手信访工作不久,我就遇到了少数信访人给我的“下马威”,以至于我差点有了写辞职报告,打退堂鼓的念头。

    我们街道形形色色精神异常的人多达600多人,仅持有精神类残疾证的就有200多人,其中发病后有暴力倾向一踏脚来街道的又有10几个。刚开始做信访工作的时候,我不明就里的对他们进行正常的接访,反而被他们龇牙咧嘴的捶过桌子,神情怪异的吐过口水,无缘无故的抓破过胳膊。当时真的是又气又恨又急,天天没有好心情;街道还有几个把上访当成工作的缠访闹访户,几乎每天都会来我们信访办报到,我尽管每次都是一根烟、一杯茶、一张笑脸陪半天的对待他们,有时还是会被他们找茬拿我们信访干部出气。有一次,上访老户刘某见我接待其他信访人时间过长,认为我是有意不理他,对我破口大骂,我一气之下嗓门也大了起来,他就开始不依不饶,并张牙舞爪的准备对我施以拳脚,这一下“腾”的把我的火气撩起来了,我迎上去用手指着他说,你只要敢动手打我一下,我就是工作不要了,也会打得你满地找牙。本来就长得矮小的刘某见我来真的了,在别人的劝说下,只好见好就收的装怂了。事后,我通过多方工作,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还是不计前嫌的对刘某部分有理的诉求给与了妥善的解决,对他胡搅蛮缠的无理要求态度坚决的通过解释劝其放弃,最终,得到了他的理解。这几年,刘某再也没有到街道来无理信访了。

    沉下心来做信访,经过一段时间的角色转换,建立同信访人的感情交流后,增强了工作的归属感。

    为切实起到信访干部在领导和信访人之间的“桥梁”作用,我创新对我所在街道的群众建立健全了“一人一档”社会关系的排查,通过走访、下访、约访等形式摸清了近20名人员的家庭人员结构、工作和收入等情况,并对接涉及到的社区和相关部门在子女就业、困难帮扶等方面进行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主动同这部分人互加了QQ和微信好友,并把他们发展成了我们的信息“潜水员”。由于平时我把他们视作自己的亲人,把他们的事情当成家人的事情关注,已经用真心真情取得了他们难能可贵的信任。值得高兴和稍有点成就感的是,近3年来,一方面我们街道再没有出现一起相关群体越级集体上访的现象;另一方面也让我通过做信访工作而结交了他们这些新的朋友。

    “群众事情无小事”,能站在信访工作角度为信访人解决实际问题,给我平添了很多工作的成就感。

    2012年,年近8旬的老李和老杜进京上访,反映他们上世纪50年代曾经在长江油运公司工作过3年,要求享受退休养老待遇的问题。当我去北京接他们的时候,两位老人坚持要长江油运公司派人去处理。我在耐心依据《信访条例》对他们告知和宣传信访事项受理责任划分业务知识的同时,认真倾听并记录了他们讲述已经时隔几十年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需要解决问题的诉求后,明确表态回来就立即向街道领导汇报并尽快为他们解决实际问题在随后的一周时间内,我主动到市区档案局查阅两人的原始档案材料,同时请求街道领导对接上级部门领导进行高位协调,很快就了解到他们不能享受长江油运公司退休养老待遇,是由于他们工作年限未满5年且属于自愿离职的原因。当我把调查了解到的情况向两位老人做反馈后,他们依然不认可且态度十分坚决。为此,我以信访办公室名义书面报送街道主要领导请求专题协调会办,并从两位老人反映的问题有其特定的历史原因,在街道层面无可比性,加上年龄较大等方面考虑,建议由所在社区从照顾的方式出发每月适当给他们发放一定的生活费用,即不违反原则和规定,也能实实在在的化解可能出现的重复进京访问题。获准后我趁热打铁联系他们所在的社区,并约请另外老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沟通,就生活费用发放标准经过多轮商讨达成一致意见后,两位老人愉快的在息诉停访承诺书上签了字。老杜前年去世后,家人还让人梢信对我们表示感谢。现在,老李在闲暇的时候只要上集镇都会来我们办公室坐一坐、聊聊家常,俨然把我们当成了家人。

    如今,我已经迈入知天命的年龄,在街道这个别人都“敬而远之”的信访岗位上工作已经有整整6个年头了。在经过一番酸甜苦辣别样滋味的品尝后,当再有往日的同学战友,对我6年如一日的坚守,抱有不认同、不理解、甚至当面嘲讽的时候,尽管我早已体会到信访部门是无权无利无位,工作再怎么努力也出不了成绩的清水衙门,以及做为基层信访干部在工作中常会受到信访人带给的各种怨气,甚至还会被一些胡搅蛮缠和精神异常的上访对象辱骂、殴打等诸多的不容易,我都能习惯的一笑而过了。因为我知道,再难再苦的工作也总得有人去做。

(江宁区横溪街道 吕志伟)

上一篇: 【我在基层做信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下一篇: 【我在基层做信访】以自身辛苦指数换取信访群众的幸福指数

信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