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局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信访动态
【我在基层做信访】晚归
发布时间:18-01-03
    我,江宁区信访局的一个小科员,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国共产党员,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听着不一样的百姓故事。

    初冬的一天,伴随着电脑操作系统欢快的关机音乐声,我一脸轻松。为了给职能部门多一点调查处理信访事项的时间,我坚持每天都把待办信件处理完毕。

    “滴滴滴——”传来一阵微信声,“各位亲,记得准时来接娃回家奥,托管班葛老师。”是的,时间不早了,该去接孩子了。

    月亮出来了,整栋办公楼,除了留守值班的,都已下班回家。这天,就在我像往常一样打开办公楼大门时,一个蜷缩在门口的身影吓了我一跳。直觉告诉我,这人肯定遇到什么难事了。

    这农妇年近六十,一脸愁容。俯身询问,原来她本打算到土地仲裁部门办事,结果倒了几趟车,迷路耽误了时间,天黑了不知何去何从。

    “滴滴滴——”传来一阵短信声。这次是我爱人。我的爱人在部队,加班、值班、开会,我早已经习惯了,没什么事他从来不会发信息给我的。果然,“今天我值班,你去接孩子吧。”

    我是一个执着的人,凡事一定要有追求完美,工作不愿留尾巴,迅速在托管班的微信群里回了个信息“稍迟到”,便将这农妇请进信访接待大厅。

    “姑娘,你们下班了吧,我来迟了。”农妇自责地说。

    “大妈,您放心,有事您慢慢跟我说,我就是区信访局的。”我给她倒了杯水,准备好笔纸,面对面坐在了她跟前。

    “姑娘,我不识字,我说给你听吧。现在不是土地确权嘛,我家的田亩……”农妇缓和了情绪,对我娓娓道来。我是山东人,对江宁这边的湖熟话边听边猜,凭着五年的一线接待窗口的经验积累,我记录了农妇来访事由。

    “大妈,您的事我记下了,您听我复述一遍,有出入的地方您指出来。”我一遍遍地耐心询问、核对姓名、住址、联系方式及诉求,告诉她,“大妈,您的信访事项我们信访部门受理了,马上通过南京市和谐信访系统给您转到有权处理该问题的职能部门,您的手机将会收到短信提醒……”这些话,我自转业至今说了已五年多。

    “滴滴滴——”手机再次传来短信声。“家祺妈妈,您什么时候来接孩子,我们要下班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点半了。“葛老师,能否辛苦您将家祺带回您家里,我有个特殊任务没完成。”我的心一阵酸楚,打字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孩子那双期盼的眼睛。我和爱人在部队相识、相恋。我俩都是外地人,双方父母均无法来帮衬,为了这个家,我五年前脱下了心爱的军装。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有人帮我一把。

    农妇望着我,愁容稍逝,欲言又止。部队教育了十年,转业到信访接待一线又与群众“亲密接触”了五年多,直觉告诉我,此时的农妇更加需要我。我凭着一颗党员赤诚为民的心问询,原来她从湖熟第一次来区,担心再次迷路,打算在大门口凑合一夜。望着农妇,我想起了远方的母亲,眼睛湿润了,“大妈,您放心,政府肯定会帮助您的”。

    我将此事报告了局长,局长联系了湖熟街道。近八点半,街道、社区将农妇接走了。

    我如释重负地关上楼厅大门,赶往南京市城东的老师家。地铁上,我还在想着农妇,她安全到家了吗?

(江宁区信访局供稿)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在基层做信访】公安信访战线上的“老警”

信访局